中国篮球灵魂深处闹革命 外教时代太自由遭质疑

  • 中国篮球灵魂深处闹革命 外教时代太自由遭质疑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体育新闻

对塞黑的1分拯救了中国男篮,同时也终结了哈里斯、尤纳斯等外教的使命,开始了我们称之为“后外教”的时代。后外教时代并不是排斥外教,而是要把话语权移交到中方教练手中,并且聘请外教的方向也从美国转向欧洲。

“我们的总结必须触及灵魂!整个总结事关,能开玩笑吗?那是开不得半点玩笑的!”在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的组织督阵之下,中国男女篮从雅典一回来就开始了深刻细致的总结,运动员、教练员及专家顾问参与的第一阶段总结直至9月9日方才宣告结束。

这场被李元伟称作“灵魂深处闹革命”的大总结,坦诚严肃,不容半点伪饰和过场,对于一些不能触及根本的发言,李元伟甚至会当场提出批评,包括女篮主帅宫鲁鸣在内,都作了两次甚至两次以上的总结。

耐人寻味的是这样一场深刻细致的“中国篮球思想运动”,却单单少了美国人哈里斯和立陶宛人尤纳斯,他俩的缺席使得中国男篮的总结会有些不完整,却更直白尖锐。

几乎所有的队员在发言时都表达了对两位外教的感激之情,而在教练组、技术顾问及专家组的总结评价中,出现了一些坦率尖锐的质疑之声。有人直陈外教并没有真正了解中国队员,不了解他们的成长经历和成长环境,“我们的队员有的时候还是需要你推着他走的,过多的自由并不一定就能产生自觉!”

在这一点上其实哈尤两人也深有感触,尤纳斯不止一次为队员在训练中偷懒而生气。但是外教毕竟不习惯像中国教练这样事无巨细、事必躬亲。训练场之外,他们给予了队员更多的自由空间,对于这一点有赞有弹,美国达拉斯集训的混乱茫然,以及赴欧热身之前队伍的散漫,现在都被一一重提。

对于中心主任李元伟来说,这样的总结自然是越坦诚深刻越好,力主引进外教的他希望为中国篮球的振兴探寻一条新路,雅典战役的波折跌宕让他迫切想弄清楚这支队伍里所发生的一切。事实上,自打他随队进入奥运村之后,他已经触及到一些东西,战地之中他肩负起思想教育情绪沟通之责,对塞黑的那场生死之战,他在赛前和中方教练阿的江一起,把队员分成三组,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细细沟通。哈里斯教练在奥运期间依然给予队员自由自主的选择权,例如比赛之后第二天的身体训练,他表示愿意去需要去的就去,不需要的可以在奥运村里休息,但是李元伟希望队伍在困难的时候能以一个顽强战斗的团队示人,“身体训练大家都去,由阿的江教练带队去!”

哈里斯教练在中国队比赛结束后第二天就从雅典飞回了美国,而尤纳斯也在翌日离去。在告别之时李元伟找他们俩都做了交流,他们的感受意见应当也是真诚坦率的。

事实上从请外教之初,李元伟就明确责令“管理在中方”,然而运动队的特殊性质使得这样的模式在运行中还是存在一定的困难。一位中方教练坦言,“现在各俱乐部都是主教练负责制,队员也都是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你如果管多了,他要么不听,要么就会有意见,人家主教练都不管,你一个助理哇啦哇啦什么啊?”

除了管理之外,在队伍的训练安排、比赛计划上,中方教练也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更遑论监督建议。美国达拉斯集训在总结中被公认为失策之举,适时正是队伍应该上量的关键阶段,一位专家直言,“那个阶段队伍根本不适宜转战,北京训练局条件这么好,就应该留在北京好好抓一抓。”到美国之后,训练条件和饮食都无法与国内相比,再加上一些社会活动,队伍错过了奥运前上量练习的最后时机。

原本指望在四国赛结束之后,利用在北京的最后十多天好好练一练,结果哈里斯教练回家办理私事,尤纳斯教练病卧不起,尽管阿的江教练临危受命,李元伟主任亲自督阵训练,然而正所谓“三军不可一日无帅”,训练的连续性和针对性还是受到了影响。队伍在那个阶段的散漫也令人惊讶,由于外教把下午的训练时间定在了傍晚5点至7点,训练局的大师傅们常常要为男篮特别加班留饭,但是很多时候他们等到天黑也等不到小伙子们的到来,去食堂吃饭人数最少的一次,只有一位中方教练和男篮队员张劲松。

在总结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可请外教的必要性,但是外教的使用方式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中国男篮1分险胜塞黑,在悬崖边完成自我拯救后,李元伟曾对记者坦言,“赢了这场球,中国篮球的日子会好过一些!”记者在那个时候便追问他哈尤两位教练的去向及今后男篮的方向,他没有片刻沉吟便表示中国男篮正在摸索外教的使用之途,“在此之前,失败的准备我都做好了!”他表示尝试就要允许失败和教训,“雅典奥运结束之后,会有一个全面细致的总结,新的奥运周期使用外教的方式、教练组的组成配置应该会有变化。”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